2019年4月6日 星期六

請求呼吸上的協助 與 一些寬恕練習

我做呼吸時,靜靜地向內觀察自己的身體,可以深刻地感到自己躺在床上,但我發現自己體內到處是心智連結,連這個「要解構」也是心智連結,哪怕是觀察這個的「那一位」也是心智連結

突如其來的朋友私訊打攪了我,讓我心懸在那件事上
我寬恕我自己,現在事情沒辦好並不會影響到我,而我不但活在這件事裡面,還開始繼續的發展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事情沒辦好並不會影響到我,我都在做我的事情,擁有我自己的時間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原來我一直都錯估,或不能用錯估這個字,而是理解我所擁有的完全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進入故事

每當作為我見我再次自導自演時,我停下我呼吸,理解到這是個錯誤的選項
理解到現在事情沒辦好是他在等我不一定是他討厭我


2019年4月5日 星期五

4/5解構練習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認為我不行嗎?真的是這樣嗎?我一定做不到,欸嚇你一下、再重來好不好,你要不要再看一下?
我寬恕、我原諒,我forgive、我給回我自己,因為我很擔心,我看見,又是我看錯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你一定錯,不用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用心至隔開做好的事情的那個時空,因此我看起來是沒力的
我寬恕我自己,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先嚇我自己,而不是看他可以如何解決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在回顧這段文的時候,用了以往的模式)

我腦袋的雜音似乎是我一次要考慮很多事情
我在整理東西的時候害怕 萬一我哪天要用到這個怎麼辦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認定我需要一次考慮很多Program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把自己想成超級電腦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就是如何如何,以及我想要達成什麼狀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過度放大哪天找不到一個東西的焦慮、以及我身為一個做計劃的人,我計畫沒有擬好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