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7日 星期三

11/7解構練習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已,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的習慣凡看到人就想到不好的事情,而不只是針對剛剛讓我想起的那個要密的人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在要密的那前一秒鐘,我想:「他一定比我強(我問他課業問題我會失望『沒有人跟我一樣,我很可憐』」「他一定會對我不好,因為我們的奇怪人際關係而罵我,或者認為我是很利益很糟糕的人等,就像他之前對我的印象不好一樣」
我理解到我在想「他一定比我強」這個念頭是在我產生心理反應之後冒出來的,也就是這些思路不一定和我的反應有關連。

每當作為我看見我自己出現這樣的行為的一秒鐘,我提醒自己識別這個現象,並避免這樣的一個思路。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自己喘息,給自己更多的時間,沉浸在我理解教授為何不回我信的一些正常思路裡面,「別人在出國別人當然很忙」,這是平實的真正的思路,我沒有支持我自己細細品味這些「真正念頭」的實在,反而讓習慣來佔領我,因為讓大腦被習慣性的恐嚇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各個事件都會有恐嚇、恐懼的「心理」冒出來,我理解到,他是無厘頭的。

在跟某個學長的聊天
我理解到,在我未平息的驚魂未定時,他還沒建議我去找工作;而我後來再跟他聊,他又建議我去找工作,我突然嚇一大跳,我理解到他的建議可能是和我沒關聯的
而我習慣在問到正反結論之後退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