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0日 星期四

9/20 解構練習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喜歡在坐不住的時候選擇看書、看小說、跑來跑去、在圖書館不斷地起來上廁所、跑回家、跑到周遭跑來跑去,這樣「就可以佔用我腦袋的時間」

而每當我忍住不要去上廁所、東跑西跑、看書、看漫畫、打電動、看小說之時,這些活動猛然的吸引我過去,他們如同洪水猛獸一般,心中有一個聲音:它們就是對的,你怎麼可以剝奪我做這些的權利?

然而做這些就好像在做實驗做到一半逃走一樣,我告訴自己我做這些可以讓我得到好處,所以我做到一半就跑回家,回家是更好的環境,溜走是更好的環境。

我寬恕我自己,我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斷的反覆反覆,即便我現在已經在家裡,我仍然心繫學校,但這些腦袋的盤算和真正決定是否回學校是沒有關聯的。我選擇要休學/不休學,兩邊都有煩憂,所以我一直在這兩個決定徘徊遊走,我選擇ㄍㄧㄥ在這中間,我就可以ㄍㄧㄥ給大家看。

我ㄍㄧㄥ在兩個中間徘徊遊走,但我忘了休學/在學都有很各自的壞處,但我在自己的背聊沒看到這些或許我認為該回去/不回去,這個選擇是假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我在學校的孤獨感不見得代表我沒朋友這個事實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就算我現在不必擔憂時程問題、同學問題、各種可怕的事情,我仍會認定我自己是在浪費時間,故這是我自己的一個慣性。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我明白這些背聊,和真正的時程領悟,並沒有關係。也就是真正現實中,並不一定這麼趕。

我寬恕和給回自己,同學要不要理我,或者我病好趕回去同學還在不在,其實不一定我現在做的決定會影響到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我花了這麼多時間在恐嚇和和自己吵架,但都是一些存在性問題,休學好不好,可以不可以,如果做A應該會產生B,但執著於這些不知道能帶給我什麼好處?

我問我自己,你要趕快好起來,當這句話出現的時候我需反問我自己「好給誰看?」

講義中提到物質是恆常穩定,我理解到這世界上真有些事情不是我們可以控制的,他們就恆常在那裡,恆常穩定。我沒辦法理解 不是我控制+好的結果,我發現自己的大腦在理解這條時會自動轉向。如同今天有人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然後你大腦選擇不去讀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