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相信 所有的朋友都會幫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當朋友為他們自己,為組織講些虛無縹緲的事情勝過關心我所遇的狀況時,我相信這些朋友背叛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他們是跟我不夠好才這樣做的」,你看看你,你就是人緣不好才沒有人要幫你,你只能求到那麼爛的朋友。就是因為你是「需求者」,套入「人群互利理論」中,只有能給別人利益的人才交得到朋友呀。你什麼能力都不行,你什麼都沒有你又怎麼可能交到朋友呢?你要忍住自己你未來才能找人幫忙呀。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你看他們就是跟你不夠好」「他們根本不在乎你」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開始給自己下定義:一個純真總是很快樂的跟大家交友的人,幼稚園那種天真爛漫的小孩,大家都說你很天真,很單純很好呀,你就繼續保持著原本的樣子,
一個這樣的人以為能交到好朋友,結果最後只能交到這種好友!!
這個小孩真傻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想像,人群各自關起門來自掃門前雪,各自和他們的朋友很好吃喝玩樂,沒有人要管你。
原來,人終究能相信的,就只有家人而已

我有點不知道我要去哪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想到上述那條思路時,我想到之前別人講的「你跟甲講乙,甲跟乙較熟,跟你不熟,甲當然跟乙講你講他。」我要忍住自己,避免和他講什麼,因他才不會站在你這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我想到很為了我的好友在那邊喊著:「把何旭恒趕出去!那他怎麼辦?」我多希望有人這樣想我,但生平很少人這樣想我,我看這種人的努力,我不禁流下淚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心情平復,「採取」原先模式,「下次」看到人群又會去相信,又會舊劇重演

我寬恕我自己,我沒有接受和允許自己去看之前成功社交的部份是因為什麼,或許我不太清楚之前社交成功的真正原因,或許能為「結果最後只能交到這種好友!!」這句找到些答案,縱然現實讓人想起來無力倍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