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6/6

最近在做呼吸時,有幾點很難克服:
我的心會緊張,放鬆了也會把"它"抓回來
不要試圖去想起任何事情(目前我的克制都是「有意識的」,感覺需要個外力,它把亂跑的抓住,才可以)

今天想要找老師:教授,我想和您暑假請個假,不知道可不可以?
我瞄一下行事曆,發現:
「這是真的七月喔 晃一下就過了」
「是真的要在現實有所作為 不是腦子想喔」
我發現我沒膽跟老師說(說了你就要回應),我根本不想接受這些

「你要做什麼?」的話,真是嚇人的一句話:
暑假→第一個禮拜頻繁的練呼吸或什麼吧,把心靜下來
不行的話走大醫院或任何大機構治療思覺失調把我打暈電暈都可以
↑我其實沒有打算認真的計畫,在那邊飄飄的,其實挖自己回到現實是十萬火急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我不想讓自己醒過來看到世界,好累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我理解到現實沒有人會等我,就算怎麼胡鬧,暑假依舊會過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