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9日 星期六

5/19

今天和學長聊天,研究生自然開口閉口不離研究。「你研究做的怎麼樣了?有信心準時畢業嗎?」我才發現我都沒注意這問題,我也不擔心。

我寬恕我自己,我給回我自己,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想像「外界都很快,我要被拋下了,我並不會準時畢業,我大概也預估碩二會發生什麼事」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我無力去改變我現在的狀態

絲毫不在意何時畢業,絲毫不在意有無朋友,對未來、現在沒有打算,不在意考試成績,整天晃來晃去。我不知我怎麼了

父母的擔心言掛於心,「這個人怎麼一直在睡覺?」第不知道幾個沒有活在現實的一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