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

5/17

我搭應要幫我同學拍試片,我和我同學說(學長在場)「欸那你要不要現在給我」他說「我明天再給你就好啦,你明天來實驗室我再給你啊」我遲了一下,他說「怎,你明天不會來?明天要來吧明天有meeting欸」在我「喔對齁」的同一時,學長聽到「還是你明天不會來」轉頭對他冷笑一下。
我愣住,糟難道「不來實驗室」是很不應該的行為嗎?很扯、大家看都很..........的行為嗎?
我可以感覺到學長除了在表示「這是很扯的行為」冷笑的背後同時有對我的不以為然

(上述我在打字的時候我已經快想不起來了)

我開始感到緊張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在學長的反應背後,連結到緊張、害怕等情緒,和之前的心智是不一樣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在一個對話模式中:「我覺得每個人都可以相信的啊!」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把這些等同於對我的攻擊了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看見「這是很扯的行為嗎?」,和「看見『這個很扯的行為』」互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