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

5/13

今天和媽媽聊天,才發現一直以來的腦袋思考,其實是有問題的。
我並不想研究。
我.....你憑什麼叫我要去吃這個?(真正去理解自己的實驗進度其實落後,然後今晚要去量試片等等)

真正的用功是痛的那種

我聽我姊念研究所的種種,提前一個禮拜準備meeting
「我幹嘛要做這個啊?」

邊吃subway邊做PPT?我幹嘛要做這個啊?

我記得我有一次看見我同學,我不願意醒,當我發現我無處可去的時候(研究所就是研究所,無處可耍賴).......「你為什麼強硬要把我放在這裡?」

我非常不願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