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9日 星期日

4/29

對於未來,我總是不想面對,包括我的課業
但在描述時,你一定是設定了一個反面的東西,來描述你的現在。
當我在這麼定義的時候,我對每一個環節都產生情緒
比如我必須同步處理,我觀察「我假設我的未來是恐怖的」以及,我之前發現的「我的恐怖都是假的」這個,還有本文的第二句「反面的東西」
當我亂的時候,我會進入「我又被鬼附了」的描述,然後再次的描述自己


當我想再次重溫「本文第一句」我在哪個位置時,我又做不到,通常很可能就是整個亂掉,東定義一個西定義一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