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日 星期二

我發現我在一個心智裡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把眼睛放在外面

我覺得自己聽錄音帶都只是在指責自己而已,沒有幫助自己改正回到那個當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把錄音帶當成一個外人,而勝過物質等同當下的存在永恆的支持我們自己,對於事物本身而沒有平價。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我都已經22歲了

1.我都已經22歲了,但很多還不願做。
我都已經22歲了,但高中沒朋友,大學沒朋友。沒有去畢旅,一個人因奇怪的修行搞得暈頭轉向。我才發現這是多麼不正常的事情。
大家回家有人找,請問我的人在哪裡?跨年有人有約,我的人在哪裡?
我回憶起老師說「阿你怎麼都沒跟大家混在一塊,這麼不正常」他不了解轉系生的苦。
我發現自己寫作業會鑽牛角尖

2.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針對沒朋友這個事實起負面反應。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對自己看見自己在奇怪的生活狀態起疑心的懷疑與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看見一個境:跨年了,我四處沒人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把不正常 視作對事轉而對自己的貶低。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拒絕去看見自己沒朋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看見自己寫作業的形式。

3.when and as I see myself 針對沒朋友這個事實起負面反應。我停下來,告訴自己不要放著他。起碼把步調緩和下來。
when and as I see myself不了解寫作業的狀況時,我停下且呼吸,告訴自己拔開。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設身處在別人位置

我發現自己沒有覺察別人「很忙」的能力,大家都白眼我,導致我多很多無,瞎的憂鬱症。要是我多點同理心,大家只是很忙而已。

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

我很痛恨別人又不鳥我,我覺得是故意搞我,聽說人在衰的時候會「苦說不出」,當想爆炸的時候,脫去理智,又全忘了,忘了自己的見解,然後自己就像個孬種一直被欺負的fu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對他人不按照我的意思回起反應。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迅速對.作為,無論檢討自己或「怎麼瓣 怎麼瓣!」變成在事件當下檢討自己或是檢討他人。

when and as I see myself 己經允許了"起反應",我停下且呼吸。
when and as I see myself急著作為或者做些補償,我停下且呼吸,告訴自己回到身體。





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11/1

我發現了一件事情,我發現外界沒我想像的那麼糟糕,我突然看見了原來我沒看過外面的樣貌,大家只是很忙而已,或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心智煩惱。

我今天和讀書組的朋友在一起,我很高興我有了朋友/團體,但我一直給自己負面的評價:他們可能跟我不熟,我還不是要會回去面對自己的實驗#$%^&,有種飄渺孤鴻影的哀鳴。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看見,我只是太忙了而已。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介意了有無團體


我覺得他們都給我負評,因為我上次發了很白目的話
我很苦惱,為什麼自己看不見自己說話的卡點?我真希望我會說話,我不再要當一個貌似一直語氣衝人緣不好何旭恒的宿命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這整個事件,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仍無法完全放下那種在意的執著,直到現在都仍會陷進去裡面,那個帳篷包中,活在一個人緣不好的境裡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走入,而沒發現自己是可以不需要的。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9/24(日)

我知道自己的狀況越來越糟,為什麼我總是事情做不完呢?我感覺自己做事情做得好慢,卻又常常注意力不集中,可是身體不聽使喚。我不知道世界上是否存在除了自己警惕自己之外的自勵方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的做事模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試圖以睡眠亂掉來補強。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以能量來定義事情,包含我做完與否、包含我現在應有的的戰備狀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用強打的方式想把自己打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以跳躍的意志控制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在情緒不好的時候自然會想亂吃亂打發時間,從而影響後續的自己。


每當我看見我自己試圖搬動一個水泥塊、不聽使喚的水泥人,也就是我這失去效用的大腦與雙手,我停下且呼吸,先不是告訴我自己,而是看看現在有什麼事。

我理解到我需要對事情有個脈絡,這可以幫助帶領我到其他地方。


不論我知道據說修行亂掉有可能會招致衰運,導致精神渙散、諸事不順等一說,我都寬恕我自己,並理解到這就是我。現實就是我自己,我不主觀地進入情緒等同我。

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我真的很擔心自己連基本的禮貌都不會, 別人即便要幫我, 卻發現我是個孤僻的人, 不好相處。

我不要再過擔心恐慌的生活了, 多想去相信,人群是好的。

救命我可不想再被人傳



我寬恕我自己, 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連基本的禮貌都不會, 假使別人攻擊的話。
我寬恕我自己, 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連這個都不會。搞不清大局, 人家是怎麼想?

我寬恕我自己, 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宅宅模式, 而不是和人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