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9/24(日)

我知道自己的狀況越來越糟,為什麼我總是事情做不完呢?我感覺自己做事情做得好慢,卻又常常注意力不集中,可是身體不聽使喚。我不知道世界上是否存在除了自己警惕自己之外的自勵方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的做事模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試圖以睡眠亂掉來補強。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以能量來定義事情,包含我做完與否、包含我現在應有的的戰備狀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用強打的方式想把自己打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以跳躍的意志控制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在情緒不好的時候自然會想亂吃亂打發時間,從而影響後續的自己。


每當我看見我自己試圖搬動一個水泥塊、不聽使喚的水泥人,也就是我這失去效用的大腦與雙手,我停下且呼吸,先不是告訴我自己,而是看看現在有什麼事。

我理解到我需要對事情有個脈絡,這可以幫助帶領我到其他地方。


不論我知道據說修行亂掉有可能會招致衰運,導致精神渙散、諸事不順等一說,我都寬恕我自己,並理解到這就是我。現實就是我自己,我不主觀地進入情緒等同我。

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我真的很擔心自己連基本的禮貌都不會, 別人即便要幫我, 卻發現我是個孤僻的人, 不好相處。

我不要再過擔心恐慌的生活了, 多想去相信,人群是好的。

救命我可不想再被人傳



我寬恕我自己, 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連基本的禮貌都不會, 假使別人攻擊的話。
我寬恕我自己, 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連這個都不會。搞不清大局, 人家是怎麼想?

我寬恕我自己, 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宅宅模式, 而不是和人一塊




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7/25壓力練習--以CH4-3節 Acceptance接受 當作練習

我覺得自己很痛苦、很辛苦,為何事情總不如己意?我天真地對很多事情不了解,結果到頭來發現自己能力不足,苦又苦在說不出。
我害怕我將要馬上把事情做完,不然會完蛋了。
我一直害怕的,就是它。

1.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用背的方式。
2.when and as I see myself 進行思路迴圈時,我停止,我呼吸。
3.我理解到:自己是太沒跟別人互動了。

節錄4.3節 「接受」講義:

‘acceptance’ as in accepting yourself to participate in thoughts, feelings, emotions, beliefs,

This is who I am, this is how I am, and this is how it always will be. I have no ability or power to change how I am, who I am, and what I am – and therefore, I will simply accept this current living-state of me as what I am, who I am, 
这是我是谁、这是我如何是,并且它永远都是。我没有能力或力量去改变

我提醒我自己:「你要讀書喔!不然你今晚沒讀完明天會很慘以及你最近都正在且你將來會被實驗室瞧不起喔!」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就是沒讀書,且我就是反應慢的人。

我回想睡兩個小時起來的地獄,好似大家都要與我為敵似的,這個環境,要出包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這個能量。

我好害怕,我害怕事情的真相,我受夠了衰運,我受夠了管他是業力還他媽的啥東東,為何我都可以細數如數家珍的一堆衰運故事鳥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並視為自己這樣是正常的。

2017年7月23日 星期日

7/24

我發現自己睡不著,是在於自己要起來不起來、 該下決定又想賴床懶在那的「矛盾」, 是個僵持的我

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

6/16(五)

1.我感到自己的無能。我原來不但不會考試、現在孤零零的一個人,運用一些類似神通的方式,自以為提升了能力,可我騙了學歷、騙了老師,使用根本不是自己能力的範圍來應付考試,拼得看似很好的分數,我究竟為何要來念研究所?我知道我玩夠了,接下來,我只能盡早退出,我看見自己被命運欺負的未來。
2.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自己看見「是一個不夠穩重的人」,並沒有建立在對事物的了解上,並對事物本身負起完全的扛責,而採取抱怨、心智等消極的對事情沒有幫助的作為。
3.每當作為且我看見我自己對事情遇事先抱怨,我停下,我呼吸,協助自己慢下來。
4.我理解到對事物的理解不夠、我是一個不夠成熟的小孩子。

6/19(一)

1.阿怎麼下單那麼快?阿以前的同學就看到了阿。你說轉系前?生科的喔  就包含轉系前阿。以前的同學喔?阿以前的同學是不會有考上清交的喔。阿你自己說內湖的考上沒幾個齁。阿就那幾個阿

2.他只是覺得我很煩而已。

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

5/22(一)

(事件:黑色、想法:橘色情緒:藍色)
我開始下定決心每天去貼牆壁,因為我知道自己的脊椎是歪的,一開始很懶得做,但還是去做了。我很擔心被室友問:幹嘛突然在房間站著說要貼牆?好怪。
所以我自己首開其槍,說:「欸xx,你可不可以幫我看一下我有沒有縮小腹。」他幫我喬了一下,很自然地說沒有,然後我們後來很自然地聊到身高、聊到觀瞻、聊到他曾經跟我說駝背不好看。
想不到,真的來了。原來他刻意把話放到最後面:「你怎麼最近突然這麼注重儀容?」「一下子穿搭一下子這個」我心想:好樣的,又在懷疑我了八成說我很貪心之類的。
後來他說:「你是要交女朋友喔?」
我跟他實話實說:「就最近回家,我爸跟我說:『你駝背這樣別人覺得你沒什麼自信』」
室友很認真,思索了一下說:「恩,對。確實會有點沒自信」
我:「蛤,所以看起來真的會?」
我看他還是有點難反應過來,我想說,一定是我的說服/說明不夠具體,接下來,我的思路、我的理論又要被推翻了。
我:「當然是因為被戳到痛點,才會開始去做啊。不然之前別人或我媽只會說:『看起來難看、沒什麼精神』你都會覺得還好,就懶得做。」
室友:「沒有拉,也沒那麼那個拉,駝背看起來就是稍微會」
我:「我都沒想到,原來這個會影響到人家對我的觀感。」
室友:「沒那麼嚴重啦」
後來離開的過程,我重溫我當下聽到我爸那句話的尷尬:所以原來大家一直都是這麼看我的,原來我自己在造成我今天被瞧不起、被人群所不喜的戲碼。


point:我告訴自己只是一個老實的人罷了,而不是一個愛跟不深交的人講祕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