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9日 星期六

5/19

今天和學長聊天,研究生自然開口閉口不離研究。「你研究做的怎麼樣了?有信心準時畢業嗎?」我才發現我都沒注意這問題,我也不擔心。

我寬恕我自己,我給回我自己,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想像「外界都很快,我要被拋下了,我並不會準時畢業,我大概也預估碩二會發生什麼事」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我無力去改變我現在的狀態

絲毫不在意何時畢業,絲毫不在意有無朋友,對未來、現在沒有打算,不在意考試成績,整天晃來晃去。我不知我怎麼了

父母的擔心言掛於心,「這個人怎麼一直在睡覺?」第不知道幾個沒有活在現實的一天


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

5/17

我搭應要幫我同學拍試片,我和我同學說(學長在場)「欸那你要不要現在給我」他說「我明天再給你就好啦,你明天來實驗室我再給你啊」我遲了一下,他說「怎,你明天不會來?明天要來吧明天有meeting欸」在我「喔對齁」的同一時,學長聽到「還是你明天不會來」轉頭對他冷笑一下。
我愣住,糟難道「不來實驗室」是很不應該的行為嗎?很扯、大家看都很..........的行為嗎?
我可以感覺到學長除了在表示「這是很扯的行為」冷笑的背後同時有對我的不以為然

(上述我在打字的時候我已經快想不起來了)

我開始感到緊張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在學長的反應背後,連結到緊張、害怕等情緒,和之前的心智是不一樣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在一個對話模式中:「我覺得每個人都可以相信的啊!」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把這些等同於對我的攻擊了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看見「這是很扯的行為嗎?」,和「看見『這個很扯的行為』」互動

2018年5月16日 星期三

5/16

我發現我在面對人生的事情時,我常會想太多

我媽上來找我,讓我有個人可以找
但,他一走,我瞬間 欸對齁我是一個人
我一接過機車鑰匙,自己騎,才發現:是這種感覺,有種無處話淒涼的感受

但我又隨後開始講話:「我是回覆正常了?」
各種自我對話,一直講話,一直講話......雜音
我逐漸忘了原本對未來的焦慮.....


我寬恕我自己,我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利用放鬆叫自己不要再想了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自己不要再用思緒去跑跑跑跑跑



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

5/13

今天和媽媽聊天,才發現一直以來的腦袋思考,其實是有問題的。
我並不想研究。
我.....你憑什麼叫我要去吃這個?(真正去理解自己的實驗進度其實落後,然後今晚要去量試片等等)

真正的用功是痛的那種

我聽我姊念研究所的種種,提前一個禮拜準備meeting
「我幹嘛要做這個啊?」

邊吃subway邊做PPT?我幹嘛要做這個啊?

我記得我有一次看見我同學,我不願意醒,當我發現我無處可去的時候(研究所就是研究所,無處可耍賴).......「你為什麼強硬要把我放在這裡?」

我非常不願意



2018年5月11日 星期五

5/12 解構練習

上次的解構練習:
生活中很多事情都很有趣

「實際狀況」的部分:

運動時,我能更深刻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我發現自己跑步姿勢有固定的狀態,包含低著頭跑步,左一蹬又一蹬等,
我告訴自己頭要抬起來,我記得正常的姿勢是抬頭挺胸,挺起來,脊椎才不會歪掉,左一拐右一拐的,腳不應該這樣亂,會拐到,容易受傷。我慢慢喬回來,發現會累得多。我試圖邊跑邊看腳,不要超過肩膀的範圍。
發現在跑步時,我更少思緒,較無雜念,我把自己拋開,離開我的身體,有人說腳要抬高,我讓身體去做。
我認為這樣身心狀況是OK的
昨天也有看paper,今日早上的身心反應也正常
之前不想運動、不想規劃、不想做任何事、不想用功,只想逃避(看漫畫),現在症狀是消失的

我覺得我這樣已經很進入事情了


「我還不確定自己需不需要去實驗室 我有在規劃  雖然是照我自己的進度」



我沒辦法組織自己寬恕的結構
是否應該回歸以前的chapter?

我發現自己有喜歡去觀察,猜測、預測事情,希望以後可以不要再有這樣的習慣

5/11 解構練習

今天感覺狀況停留於原地,多的心得是:打球3hr,接著洗澡有效,我很久沒有這麼靜的看書了。
真的專心,重情於自己的工作中,把一篇paper看好,不去想其他
然後我就突然冒出來「真的嗎?」接著就想「正常應該是要唸出來,用手去指,這樣」我攪斷了我的思路,接著亂掉

我可能沒好好的生活過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自己去相信,生活中很多事情都很有趣,放棄"那些",真正看見事情的脈絡,是更有趣。

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

5/10 解構練習

要克制自己的念頭不要出來不容易,最近觀察到在念頭出來之前有以下情形:

「它又來了!」
「我會不會有病?」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產生這個念頭,我克制不了


我寬恕我自己,我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自己處在物質,做好我該做的事,而放任念頭持續,並相信這個無稽之談




發現自己的解構有海量的歷程,自己會不會跟不上...